首页 今日头条正文

夏赫连定自长安退军后,魏主诏奚斤等班师。但奚斤上表请求乘势进军彻底消灭赫连杜有泽昌“赫连昌亡保上邽,鸿合余烬,未有蟠据之资今因其危,灭之为易。请益恺马,平昌而还。”太武帝开始没有同意,但在奚斤的坚决请求之下,才同意他进兵,并给其增兵万人,遣将军刘拔送马三千匹,命其与娥清、丘堆、义兵将军封礼等人一起进军讨伐赫连昌。

夏承光四年(428)二月,魏平北将军尉眷从南道袭击赫连昌于上邽,赫连昌退屯平凉。奚斤进军安定(甘肃径川北),与略地关右的丘堆、娥清军会合。当时奚斤军中马大多染疾而死,士卒乏粮,于是深垒以自固;并遣丘堆至民间督征租赋。丘堆的士卒乘机大肆抄掠百姓,戒备疏忽,赫连昌袭击,丘堆大败,率数百骑逃回安定。赫连昌乘胜每日至安定城下挑战,魏军不得出城牧马,马料缺乏,军内恐慌。在这种情况下,魏军内部对于如何对付赫连昌的骚扰发生争论,监军侍御史安颉以为“受诏灭贼,今更为贼所困,退守穷城;若不为贼杀,当坐法诛,进退皆无生理。而诸王公晏然会不为计乎”,奚斤则认为“今军士无马,以步击骑,必无胜理,当须京师救骑至合击之。”颉争论说“今猛寇游逸于外,吾兵疲食尽,不一决战,则死在旦夕,救骑何可待乎?等于就死,死战,不亦可乎!”。奚斤又以马少不能出战为辞,而安颉则认为收集诸将所乘之马,亦可得二百匹,认为赫连昌勇而无谋,轻而好信,每次都是亲自出面挑战,魏军士卒都认识他,如果设伏兵掩击,可把他擒获。奚斤不听,安颉多次劝谏无效,于是暗中与尉眷等计谋,选定骑兵静待赫连昌的到来。不久赫连昌前来攻城,安颉出城应战,赫连昌亲自出阵前搏斗,魏军士皆识其貌,纷纷争先上前与他拼搏。时值天气突pocp变,大风扬尘,煞时昏暗有如黑夜。赫连昌败走,安颉尾追,赫连昌马失足,遂被擒获。

赫连昌被俘之后,太武帝令其侍中古弼前去迎接,赫连昌至平城之后,太武帝对其非常优待,使之居于西宫。此外,还把妹妹始平公主嫁给他,并拜他为常忠将军,赐爵会稽公。夏胜光三年(430)三月,北魏晋封赫连昌为秦王。宋文帝元嘉十一年崔率圭(434)三月,赫连昌背叛北魏西逃,在五原地区(今内蒙古包头西北)之河西,被kitty中文斥候将格杀。

赫连昌被擒后,其弟大将军、领司徒、平原王赫连定收其余众数万,奔还平凉,夏承光四年花沫和本兮相片(428)二月即皇帝位,改元胜光。同年,赫连定进征南大将军、白兰王吐谷浑莫璝为开府仪同三司、河南王。

夏主赫连昌虽然被奚斤的监军侍御史安颉等人擒获,但奚斤自以为是元帅,而赫连昌竟为偏将所火加华擒,深感耻辱。于是舍去辎重,仅带三日粮,追击赫连定于平凉。娥清欲循泾水而进,奚污文斤不从,自北道截断赫连定的退路。行至马髦岭(今甘肃平凉西北),夏军将欲遁逃,这时魏军有一小将因犯罪投奔夏军,将魏军粮少水乏的情况告诉夏军。于是赫连定分兵柠檬的功效,极速前进,百香果的功效与作用包抄奚斤,前后夹击,击溃魏军,擒获奚斤及娥清等人,魏士卒死者有六七千人。守护辎重在安定的魏太仆丘堆,闻知奚斤战败,弃辎重逃奔长安,随即又与镇守长安的高凉王拓跋礼一同逃至蒲阪,赫连定乘胜收复了长安。太武帝闻知长安失守非常愤怒,命令安颉斩丘堆,代领丘堆原有的部众,镇守蒲阪,拒老陈敬说击赫连定。胜光元年(428)四月,赫连定遣使至魏朝贡请和,魏不接受,谕令赫连定尽快投降。接着,魏太武帝西巡。初一女生但是,不久柔然纥升盖可汗遣其子率万余骑再次寇扰北魏边境,十月,魏定州丁零鲜于台阳等二千余家叛,入西山,州郡不能讨,魏太武帝原来学霸也会采菊花遣镇南将军叔孙建前去讨伐,这一系列事件,使得北魏暂时把进一步攻打赫连定的计划放至一边,因此,魏、夏之战暂告一段落。

夏胜光二年(429原来学霸也会采菊花)四月你都如何回蚁窝,北魏内部再次讨论征讨柔然之事,太武帝力排众议,使北平王长孙嵩、广陵公楼伏连留守平城,亲率大军自东道出黑山,平阳王长孙翰自西道向大娥山,一同征讨屡犯其边的柔然。在北魏大军的攻打下,伏喻夜柔然可汗纥升盖西逃,其部落四处逃散,魏太武帝循栗水西行,至菟园水时,分军征讨,东西五千里,南北三千里,俘获或斩杀非常多,获戎马百余万匹,柔然前后降北魏者大约三十余万落。八月,北魏又攻高车,获马牛羊百余万,高车诸部降者数十万落,北魏徙柔然、高车降附之民于漠南,使之耕牧而收其贡赋。

在北魏出兵攻打柔然之时,赫连定想趁机夺回统万城,军队至俟尼城(今甘肃平凉东)后又无功而返。赫连定自小就凶暴无赖,不为赫连勃勃所爱,虽然夺回长安,但故都统万城仍沦于敌手。其曾登上苛蓝山(在甘肃平凉界),遥望统万城而泣曰“先帝若以朕承大业者,岂有今日”。一会儿,有群狐百数在其身边鸣叫,定命人射之,但一无所获。定对此非常厌恶“此亦大不臧,咄咄天道,复何言哉

夏胜光三年(430)三月,南朝刘宋起兵北伐,企图收复被北魏攻占的河南之地。太武帝听从崔浩的建议,命魏军主动放弃黄河以南地区,撤至黄河以北。七月,刘宋到彦之军占领河南诸军事重镇,“分兵列守南岸,西至潼关”。此时据守平凉的赫连定见宋军进展顺利,就遣其弟谓以代攻打被魏占领之鄜城,但在魏平西将军、始平公隗归的抗击下,失利,万余人被杀,其将王卑被擒,谓以代遁去。赫连定亲自率数万人追击隗归于鄜城东,留其弟上谷公社干、广阳公度洛孤守平凉,遣使至宋求和,约联兵灭魏“遥分河北,自恒山以东属义隆,恒山以西属定”。太武帝得知这个消息后,整治军队准备再次攻打夏国,但群臣大多以为“刘义隆兵犹在河中,舍之西行,前寇未必可克,而义隆乘虚济河,则失山东矣”。崔浩则认为“义隆与赫连定同恶相招,连结冯跋,牵引蠕蠕,规肆逆心,虚相唱和。义隆望定进,定待义隆前,皆莫敢先入。以臣观之,有似连鸡,不得俱飞,无能为害也。臣始谓义隆军来当屯住河中,两道北上,东道向冀州,西道冲邺。如此则陛下当自致讨,不得徐行。今则不然,东西列兵,径二千里,一处不过数千,形分势弱。以此观之,泞儿情见,止望固河自守,免死为幸,无北度意也。赫连定残根易摧,拟之必仆。克定之后,东出潼关,席卷而前,则威震南极,江淮以北无立草矣。圣策独发,非愚近所及,愿陛下西行勿疑。

太武帝听了崔浩的精辟分析之后,深以为是,决定立即发兵西进讨伐赫连定。胜光三年九月,太武帝第三次亲率大军伐夏,取道统万直袭平凉,夏上谷公社干闭城固守,太武帝使赫连昌招之,但社干不降。太武帝于是命安西将军古弼等进攻安定,以防正在进攻魏鄜城的赫连定回救平凉,然后分派众将猛攻平凉。夏主赫连定闻讯自鄜城赶回安定,率步骑三万从鹑觚原(今甘肃灵台东北)还救平凉。途中与古弼军相遇,古弼佯退,诱夏军深入,夏军追击。太武帝令高车骑兵袭击夏军,赫连定大败,其将士数千人被斩首。赫连定退还于鹑觚原,列方阵自守。魏诸军追击,将赫连定围困在鹑觚原,断其水草。数日后,赫连定人马饥渴,只得引众突围,又被魏武卫将军丘眷截击,部众大溃,死者万余人。赫连定身受重伤,单骑逃走,收拾其余众,驱民五万,西保上邽。赫连定弟丹阳公乌视拔、李易峰借1800万武陵公秃骨及公侯以下百余人均被魏军所获,魏军乘胜进攻安定。东平公乙斗弃城先奔长安,驱略数千家,又西奔至上邽。十一月,太武帝亲临平凉,挖堑围城,夏陇西守将及上谷公社干、广阳公度洛孤火影之逍遥鸣人先后出降,魏遂攻克赫连定之都城平凉,此前被夏国所俘之魏将奚斤、娥清得以返回北魏。夏国在长安、临晋、武功等地的守将闻知平凉、安定等地失守,皆弃城而逃,关中地区全部被北魏占领。魏主留巴东公延普镇安定,以镇西将军王斤镇长安。至此,大夏的主要军事力量基本上被北魏太武帝消灭殆尽。

夏胜光四年,在上邽的夏主赫连定见平凉为魏攻占,决定避魏军之锋而向陇右、河西扩展,先击败西秦将姚献,后又遣叔父北平公赵露我是一只小小鸟韦伐率众一万攻南安(今甘肃陇西东)。当时南安城内大饥,人相食。西秦侍中、征虏将军出连辅政、侍中、右卫将军乞伏延祚、吏部尚书乞伏跋跋逾城逃奔于夏,秦王暮未山穷水尽,只好率宗族五百余人出降。韦伐将暮未及沮渠兴国等送于上邽,西秦亡。

赫连定灭亡了西秦乞伏氏,力量有所恢复和增强,但仍处在强大的北魏进逼之下,而且其属下出逃叛离的情况时常发生,随着周围地区猎豹队雷华的不断失守,其据守的上邽已成为一座孤城。夏胜光四年六月,赫连定杀乞伏暮末及其宗族五百人,收西秦人民约十余万口,自治城(约在今甘肃临夏西北黄河南岸)渡河,打算攻打安小晚霍深河西王沮渠蒙逊夺取其地。于胜光二年(429)归附北魏的吐谷浑王慕璝遣其益州刺史慕利延、宁州刺史拾虔率骑兵三万,乘赫连定渡河至聂懿宸一半时进攻,赫连定首尾难顾,一败涂地,吐谷浑大获全胜,俘获赫连定。至此,赫连夏政权彻底灭亡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